啊兜

You're an expert at sorry.

真的好久好久没冒泡了....
我这拖拉劲儿也是服了

我终于拿到驾照啦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从今天起就恢复自由身了....我要开始更新了!!!

男友我争取快些完结 然后开始码之于我之于你 我还想了好几个梗 要写短篇 估计最近也会产出
最后就是那个代孕梗.....

啊....【望天】任务好重啊.....

晒一些我最近的生活的图....

来聊五毛钱的

最近你锥回归真的无心更文【前夜真的太太太太欲了,我先硬(误)为敬了】.....我快把大纲忘完了orz

最近还在学车 风里雨里 驾校等你 晒成黑炭了我....你想一下中原的伏天(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我还在太阳下练车....emmmmm.....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很黑了 驾校告诉我 我还可以再黑【围笑】

还有还有就是前阵子说的代孕梗 目前在构思大纲 决定写一篇中篇 但是情节还需完善 一旦大纲写好了 我会先库存着 等男友完结了 我就po出来


还有之于我之与你这篇 我真的...真的真的跃跃欲试了 控制不住我记几了 如果我能把我所想的感觉写出来的话 就已经是非常非常好了 但是估计这篇文更新的时候会重置 毕竟是一个新的世界观 设定要重新讲一讲 帮助理解文章 估计会有(嘻嘻)的情节 这个估计也是个中长篇

男友真的快完结了 我要再好好构思一下 尽早更文.....




————一个估计要被你们遗忘的灿白狗的尬聊


除除草......准备准备更新了......


学车晒成非洲人了.....

来跟大家聊聊天....

最近可以说是很崩溃了....

出了分 马上就要报志愿了
而且
我居然
还在学车【捂脸】
是的....一个司机要上路了....
你们要小心了【微笑脸】


男友最迟最迟10号更 最迟啦!
再坚持一下!
啾咪


还有 新坑也在准备啦 啾咪







ps:学车真的....热....死....啦......

你锥快点回归吧 我首页这群女人疯辣!

记录一个脑洞


这是一个ABO的人设文....大概是性冷淡总裁A灿(30)被家族指婚给一个beta,无奈beta孕率太低,于是灿在家长的逼迫下找个了代孕O——也就是我们的伯甜

伯甜(22)是个可怜的孤儿,还有一个要上学的A底迪(16)要养,无奈他自己大学辍学没有什么文凭 了,赚不起底迪学费和生活费的他听闻了代孕的行业,第一单生意就被朴父朴母选中了,住进了朴家....展开了勇斗“正主”B的恶战....最终成功和我们灿总坠入爱河.....

也算是一个先婚后爱的题材吧...

对不起....我的坑还没填完...又冒出了新脑洞

#期待啵?


好想写啊 但是具体情节还没有想好 先记录下来吧

有关勋兴番外的碎碎念


咸了好几天,终于开始撸文了。

撸了一篇番外,怎么说呢....
其实我特别喜欢文章里勋兴的相处模式,相互包容,相互扶持,允许对方拥有刻骨的过去,又更希望和对方一起创造铭心的未来。两颗残缺的心也在吴兴的加入下逐渐圆满起来。
【当我写到小呜呜亲哔哔小喷菇的时候,我都能脑补出我们忙内未来当了爸爸是怎样宠女儿的5555555我们的小奶包也长大了呀】

文中我也很有用意的模糊了一个人。
就是勋勋的前任。


我为什么模糊了他呢?
首先是因为番外里 这个人物最终去世了。我并不希望这个情节带入的真人身上,像是诅咒一样,是不好的事情,所以只字未提那人的名字。

其实是谁...其实大家都能猜出来吧?


其次,我比较喜欢队内的cp 我本人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cp洁癖【只要不是灿受和灿勋 我都能接受】
比如最近我们的蕾伊哥哥缺席集体活动 我内心的勋勉大旗又冉冉升起.....【醉了】



其实这篇番外也【勉强】填补了正文里挖下的几个坑,能看出来吗?



嘿嘿....

最后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我不更正文的原因是.......


隔得时间太久 我又换了手机【大纲在坏掉的旧手机上】我把情节忘了.....【下手轻点】

不过相信我!灿白也会一个合理的结局的!

啾咪!
【等我想起来了我就更正文 爱你们】

【男友】勋兴番外




我和我的前男友








0

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他的呢?


“下一位!”

我推开了招聘室的大门。

“您好,我是94号应聘模特,我叫吴世勋。”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坐在总管席位上,穿了一身正式的西装,像是久等了的新郎,英俊潇洒。

——3秒。

我再一次听见心动的声音。


1

艺兴和他不一样。

他呢?比艺兴阳光,比艺兴细腻,比呆呆的艺兴....更像他所谓的“真男人”。

他人如其名,有一双清澈的小鹿眼。至今想起他活泼灵动的样子我仍觉得温暖。

“世勋啊,叫哥。”
——不怎么硬朗的身板总是挺得直直的,仗着自己略微领先的年龄优势欺压我,“我可爱的小奶包,快叫哥!”

“......你别闹,我在看东西呢。”我拍拍在一旁闹腾的人的屁股,他在沙发上蠕动的样子哪里像个哥哥。

“你看什么呢?”他一骨碌从沙发上翻下来,搂住我的脖子凑过来。

“哟!我们世勋长大了啊!开始看大胸姐姐了!”
正在看米兰时装走秀的我深吸一口气,赶紧关掉上层的视频页面——没想到下层的杂志预览又露了出来。

“吴世勋!!!”他好像是真的生气了,愤怒的指着着屏幕上胸肌发达的男模,“你喜欢这种款的是吗!!!你今天晚上别上老子的床!!!我告诉你!!!胸大!!!无脑!!!!”

我赶紧把醋坛子往怀里塞:“......还哥哥呢,你看你哪有哥的样子。”

怀里的炸药包声音闷闷的:“世勋啊,你工作的地方是不是也到处都是这种裸、咳,裸男。”

揉揉他软软的头发:“啊,是的吧。”我实话实说,T台后台里,想找到衣着完整的模特,确实挺难。

“啊!!!!我要跟你分脚!!!老子不跟你玩了!!!!”他突然从我怀里钻出来,拉过我的小手臂吭哧一口咬了个痛快。


2

窗外春雨绵绵,像是命运纠缠的的丝线。

“医生,他怎么样了?”我慌忙抓住从手术室出来的大夫,“他没事吧?”

大夫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你就是病人的家属?我们借一步说话吧。”




一连两个星期,都是断断续续的细雨,像是他逐日消逝的生命般,每一丝都让我心痛不已。

“世勋,我会好起来的吧?”

会的吧。




他走的那日,在夏季。
轰隆隆的雷雨彻夜未熄。
我抱着饱受病痛折磨的瘦弱的他,他颤抖着握住我的手:“我们世勋....要好好的生活啊。”

“要找一个....比我还要爱你的人啊...”

“世勋啊...叫我声哥吧?”

想来,他是真的很想做守护我的哥哥的吧。






3

艺兴哪里和他不一样呢?
艺兴比他更拼命,比他更温顺,比他更坚韧。


KN公司周年庆的海岛上。

“担心就去看看呗。”一旁正在烤串的金钟仁突然打断我的思绪。

“.....什么?”

“啊....我看你看张艺兴好久了,”他一边解释一边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啊....也不知道老吴今天来找他想干嘛?”

我再次把视线聚向不远处沙滩上漫步的两个人。
就在刚刚,艺兴被那位身材高大的陌生男子邀请一起走走。

“不会是想死灰复燃吧...”

我听见一旁的金钟仁嘟哝了这样的一句。

“什么?”我试探性的问出了口。

金钟仁再看向我的眼睛里透露出了一丝八卦的味道,他笑道:“那个人是吴亦凡,是张艺兴的前男友啊。”

似曾相识的名字,吴....吴亦凡吗?
啊....我早该想到的。

我不知道吴亦凡究竟和张艺兴谈了些什么,我只知道当吴亦凡已经欠身离去之后,张艺兴依旧是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远处的沙滩上。


“那是你的朋友吗?”我走到丢了魂的人身边,故作轻松的试探道,“聊什么呢?聊了这么久?”

看向艺兴时,他的眼眶红彤彤的,我突然慌了,一时间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才好:“你.....你怎么了?”

他吸了吸鼻子:“不是朋友.....是....是债主。”

“他来催我还债而已。”

我没有拆穿他,只是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你的债主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吗?”

“他说...他说他要结婚了。”夹着海风,他的声音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不过没关系,我刚刚已经把我欠他的东西...都还清了。”

我看着失落的他,良久才开口:“吴亦凡,是吗?”

他抬起脑袋呆呆的望着我:“.....你怎么知道?”

“嗯...算是你告诉我的吧。”我望向远处的大海,“傻子,不记得了吗?”

他仔细的想了好久,然后摇了摇头:“什么时候?”




是那天,BAEKY发布会那天。
我将受伤的伯贤送回家后,突然感到口袋里一阵震动。

是刚刚想把酒吧烂醉的伯贤拖出来时,顺手抓过他放在吧台上的手机揣进了口袋里。

他的手机上跳跃着一条来自秘书的短信:“张知道他....伯贤哥你快来一趟吧。”

也许是带着那3秒心动的私心——
“您好,伯贤他现在有事无法脱身,他让代替他过去一下,麻烦你把张艺...哦,张指导的住址发过来吧。”

就是那日我见到了不一样的张指导。
与在后台叱咤风云的他不同,此刻的他过着一条毛毯,呆呆的坐在壁炉前。

“啊...您就是吴世勋先生吧,张指导又...又发病了,您要好好的看着他啊。”

“....发病?”

“...您不知道吗?张知道他...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啊。”



“嗯?吴世勋?你到底怎么知道的啊。”

我深吸一口气:“那天晚上,还记得吗?”
他微微一愣。
“我在你家过夜的那天晚上,你念了一晚上的....亦凡。”

他似是回忆起了那尴尬的一晚,有些窘迫的低下了头:“........你都知道了?”

我揉他的发顶:“....嗯。”

他把下巴轻轻的搁在蜷起的膝盖上:“.....没关系,我已经放下了。”

“是吗?”我在他的身后坐下,轻轻环抱住团城一团的小人儿,吻上他的后颈,“那么和我试试吧?”



4


“你还好吗?”我附身放下艺兴带来的晨醒的百合花,“我又带艺兴来看你了。”

“你还好吗?”艺兴呆呆的看着那块方碑,“请把世勋,放心的交给我吧,我怕是比你....还要爱他啊。”

我轻轻的牵过艺兴身侧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真挚的一吻:“我们走吧,爸妈还在等呢。”

再见了,我终要尘封的过去。

情难自己的将一旁的艺兴揉进怀里
——你好啊,我的,光明的未来。



5

吴兴跑了过来,拉住艺兴裤脚要抱抱:“爹爹,抱--”

“哔哔怎么啦?想爹爹啦?”艺兴立刻从我怀里钻了出去,抱起还在吃奶嘴的小肉包,“怎么这么大了还在咬奶嘴?你爸爸平时怎么教你的?”

这是我和艺兴两年前领养的孩子,艺兴说喜欢女儿,我们便在孤儿院挑中了这只三岁的小肉包。
大名是艺兴起的叫吴兴,小名嘛...我给起的,叫哔哔。


“吴兴,爸爸跟你说的话你又忘了吗?”我把吴兴从他怀里抱过来,“你现在是大姑娘了,不能再咬奶嘴了。”

“可是....可是哔哔今年才五岁!”我摘掉她的奶嘴,她嘟着嘴控诉道,“哔哔还小!”

我亲亲她的小喷菇:“不小了,明年夏天你就该上小学了。”

吴哔哔语出惊人:“哔哔不去上学好不好?哔哔还想跟爸爸去后台看小姐姐!胸部大大的小姐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