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兜

You're an expert at sorry.

除除草......准备准备更新了......


学车晒成非洲人了.....

来跟大家聊聊天....

最近可以说是很崩溃了....

出了分 马上就要报志愿了
而且
我居然
还在学车【捂脸】
是的....一个司机要上路了....
你们要小心了【微笑脸】


男友最迟最迟10号更 最迟啦!
再坚持一下!
啾咪


还有 新坑也在准备啦 啾咪







ps:学车真的....热....死....啦......

你锥快点回归吧 我首页这群女人疯辣!

记录一个脑洞


这是一个ABO的人设文....大概是性冷淡总裁A灿(30)被家族指婚给一个beta,无奈beta孕率太低,于是灿在家长的逼迫下找个了代孕O——也就是我们的伯甜

伯甜(22)是个可怜的孤儿,还有一个要上学的A底迪(16)要养,无奈他自己大学辍学没有什么文凭 了,赚不起底迪学费和生活费的他听闻了代孕的行业,第一单生意就被朴父朴母选中了,住进了朴家....展开了勇斗“正主”B的恶战....最终成功和我们灿总坠入爱河.....

也算是一个先婚后爱的题材吧...

对不起....我的坑还没填完...又冒出了新脑洞

#期待啵?


好想写啊 但是具体情节还没有想好 先记录下来吧

有关勋兴番外的碎碎念


咸了好几天,终于开始撸文了。

撸了一篇番外,怎么说呢....
其实我特别喜欢文章里勋兴的相处模式,相互包容,相互扶持,允许对方拥有刻骨的过去,又更希望和对方一起创造铭心的未来。两颗残缺的心也在吴兴的加入下逐渐圆满起来。
【当我写到小呜呜亲哔哔小喷菇的时候,我都能脑补出我们忙内未来当了爸爸是怎样宠女儿的5555555我们的小奶包也长大了呀】

文中我也很有用意的模糊了一个人。
就是勋勋的前任。


我为什么模糊了他呢?
首先是因为番外里 这个人物最终去世了。我并不希望这个情节带入的真人身上,像是诅咒一样,是不好的事情,所以只字未提那人的名字。

其实是谁...其实大家都能猜出来吧?


其次,我比较喜欢队内的cp 我本人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cp洁癖【只要不是灿受和灿勋 我都能接受】
比如最近我们的蕾伊哥哥缺席集体活动 我内心的勋勉大旗又冉冉升起.....【醉了】



其实这篇番外也【勉强】填补了正文里挖下的几个坑,能看出来吗?



嘿嘿....

最后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我不更正文的原因是.......


隔得时间太久 我又换了手机【大纲在坏掉的旧手机上】我把情节忘了.....【下手轻点】

不过相信我!灿白也会一个合理的结局的!

啾咪!
【等我想起来了我就更正文 爱你们】

【男友】勋兴番外




我和我的前男友








0

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他的呢?


“下一位!”

我推开了招聘室的大门。

“您好,我是94号应聘模特,我叫吴世勋。”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坐在总管席位上,穿了一身正式的西装,像是久等了的新郎,英俊潇洒。

——3秒。

我再一次听见心动的声音。


1

艺兴和他不一样。

他呢?比艺兴阳光,比艺兴细腻,比呆呆的艺兴....更像他所谓的“真男人”。

他人如其名,有一双清澈的小鹿眼。至今想起他活泼灵动的样子我仍觉得温暖。

“世勋啊,叫哥。”
——不怎么硬朗的身板总是挺得直直的,仗着自己略微领先的年龄优势欺压我,“我可爱的小奶包,快叫哥!”

“......你别闹,我在看东西呢。”我拍拍在一旁闹腾的人的屁股,他在沙发上蠕动的样子哪里像个哥哥。

“你看什么呢?”他一骨碌从沙发上翻下来,搂住我的脖子凑过来。

“哟!我们世勋长大了啊!开始看大胸姐姐了!”
正在看米兰时装走秀的我深吸一口气,赶紧关掉上层的视频页面——没想到下层的杂志预览又露了出来。

“吴世勋!!!”他好像是真的生气了,愤怒的指着着屏幕上胸肌发达的男模,“你喜欢这种款的是吗!!!你今天晚上别上老子的床!!!我告诉你!!!胸大!!!无脑!!!!”

我赶紧把醋坛子往怀里塞:“......还哥哥呢,你看你哪有哥的样子。”

怀里的炸药包声音闷闷的:“世勋啊,你工作的地方是不是也到处都是这种裸、咳,裸男。”

揉揉他软软的头发:“啊,是的吧。”我实话实说,T台后台里,想找到衣着完整的模特,确实挺难。

“啊!!!!我要跟你分脚!!!老子不跟你玩了!!!!”他突然从我怀里钻出来,拉过我的小手臂吭哧一口咬了个痛快。


2

窗外春雨绵绵,像是命运纠缠的的丝线。

“医生,他怎么样了?”我慌忙抓住从手术室出来的大夫,“他没事吧?”

大夫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你就是病人的家属?我们借一步说话吧。”




一连两个星期,都是断断续续的细雨,像是他逐日消逝的生命般,每一丝都让我心痛不已。

“世勋,我会好起来的吧?”

会的吧。




他走的那日,在夏季。
轰隆隆的雷雨彻夜未熄。
我抱着饱受病痛折磨的瘦弱的他,他颤抖着握住我的手:“我们世勋....要好好的生活啊。”

“要找一个....比我还要爱你的人啊...”

“世勋啊...叫我声哥吧?”

想来,他是真的很想做守护我的哥哥的吧。






3

艺兴哪里和他不一样呢?
艺兴比他更拼命,比他更温顺,比他更坚韧。


KN公司周年庆的海岛上。

“担心就去看看呗。”一旁正在烤串的金钟仁突然打断我的思绪。

“.....什么?”

“啊....我看你看张艺兴好久了,”他一边解释一边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啊....也不知道老吴今天来找他想干嘛?”

我再次把视线聚向不远处沙滩上漫步的两个人。
就在刚刚,艺兴被那位身材高大的陌生男子邀请一起走走。

“不会是想死灰复燃吧...”

我听见一旁的金钟仁嘟哝了这样的一句。

“什么?”我试探性的问出了口。

金钟仁再看向我的眼睛里透露出了一丝八卦的味道,他笑道:“那个人是吴亦凡,是张艺兴的前男友啊。”

似曾相识的名字,吴....吴亦凡吗?
啊....我早该想到的。

我不知道吴亦凡究竟和张艺兴谈了些什么,我只知道当吴亦凡已经欠身离去之后,张艺兴依旧是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远处的沙滩上。


“那是你的朋友吗?”我走到丢了魂的人身边,故作轻松的试探道,“聊什么呢?聊了这么久?”

看向艺兴时,他的眼眶红彤彤的,我突然慌了,一时间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才好:“你.....你怎么了?”

他吸了吸鼻子:“不是朋友.....是....是债主。”

“他来催我还债而已。”

我没有拆穿他,只是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你的债主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吗?”

“他说...他说他要结婚了。”夹着海风,他的声音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不过没关系,我刚刚已经把我欠他的东西...都还清了。”

我看着失落的他,良久才开口:“吴亦凡,是吗?”

他抬起脑袋呆呆的望着我:“.....你怎么知道?”

“嗯...算是你告诉我的吧。”我望向远处的大海,“傻子,不记得了吗?”

他仔细的想了好久,然后摇了摇头:“什么时候?”




是那天,BAEKY发布会那天。
我将受伤的伯贤送回家后,突然感到口袋里一阵震动。

是刚刚想把酒吧烂醉的伯贤拖出来时,顺手抓过他放在吧台上的手机揣进了口袋里。

他的手机上跳跃着一条来自秘书的短信:“张知道他....伯贤哥你快来一趟吧。”

也许是带着那3秒心动的私心——
“您好,伯贤他现在有事无法脱身,他让代替他过去一下,麻烦你把张艺...哦,张指导的住址发过来吧。”

就是那日我见到了不一样的张指导。
与在后台叱咤风云的他不同,此刻的他过着一条毛毯,呆呆的坐在壁炉前。

“啊...您就是吴世勋先生吧,张指导又...又发病了,您要好好的看着他啊。”

“....发病?”

“...您不知道吗?张知道他...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啊。”



“嗯?吴世勋?你到底怎么知道的啊。”

我深吸一口气:“那天晚上,还记得吗?”
他微微一愣。
“我在你家过夜的那天晚上,你念了一晚上的....亦凡。”

他似是回忆起了那尴尬的一晚,有些窘迫的低下了头:“........你都知道了?”

我揉他的发顶:“....嗯。”

他把下巴轻轻的搁在蜷起的膝盖上:“.....没关系,我已经放下了。”

“是吗?”我在他的身后坐下,轻轻环抱住团城一团的小人儿,吻上他的后颈,“那么和我试试吧?”



4


“你还好吗?”我附身放下艺兴带来的晨醒的百合花,“我又带艺兴来看你了。”

“你还好吗?”艺兴呆呆的看着那块方碑,“请把世勋,放心的交给我吧,我怕是比你....还要爱他啊。”

我轻轻的牵过艺兴身侧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真挚的一吻:“我们走吧,爸妈还在等呢。”

再见了,我终要尘封的过去。

情难自己的将一旁的艺兴揉进怀里
——你好啊,我的,光明的未来。



5

吴兴跑了过来,拉住艺兴裤脚要抱抱:“爹爹,抱--”

“哔哔怎么啦?想爹爹啦?”艺兴立刻从我怀里钻了出去,抱起还在吃奶嘴的小肉包,“怎么这么大了还在咬奶嘴?你爸爸平时怎么教你的?”

这是我和艺兴两年前领养的孩子,艺兴说喜欢女儿,我们便在孤儿院挑中了这只三岁的小肉包。
大名是艺兴起的叫吴兴,小名嘛...我给起的,叫哔哔。


“吴兴,爸爸跟你说的话你又忘了吗?”我把吴兴从他怀里抱过来,“你现在是大姑娘了,不能再咬奶嘴了。”

“可是....可是哔哔今年才五岁!”我摘掉她的奶嘴,她嘟着嘴控诉道,“哔哔还小!”

我亲亲她的小喷菇:“不小了,明年夏天你就该上小学了。”

吴哔哔语出惊人:“哔哔不去上学好不好?哔哔还想跟爸爸去后台看小姐姐!胸部大大的小姐姐!”







---------------end----------------

啊~在结婚吗!
咧咧捧花拿错啦!赶快递给你老婆!

转载自:MCBM